The Portal to the New, Open Internet.

在马斯克收购推特之际,为什么去中心化社交网络代表着必然的历史趋势?

编译:胡韬,链捕手, Mask Network

作者:Suji Yan (@suji_yan)、Hehe Shen (@hannah_h2s)、Hana-chan (@hanachanweb3)

一旦我们放弃自我感知和神经系统的控制权,将其交给那些“试图通过租借我们的眼睛、耳朵和 神经来牟利的人”进行私人操纵,我们就是个穷光蛋,一个没有任何权利的穷光蛋。出租我们的眼睛、耳朵和神经来让别人赚钱,就像“让私营企业教大家日常该怎么说话”或者“把地球大气交给了 一家公司垄断经营”一样离谱。

——《理解媒体:人的延伸》,赫伯特·马歇尔·麦克卢汉(Herbert Marshall McLuhan),1964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时代已经到来

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历史转折点:在 Web3 革命计划对货币体系、金融市场和劳动力的重建基础上,社交网络的去中心化是不可避免的。网络公民需要一个符合去中心化网络空间价值观的新时代公共论坛和信息市场。

几十年来,社交网络实际上已经充当了公共话语基础设施,它们作为公共基础设施(作为实用程序的社交网络)的作用将在 Web3 时代变得更加重要,其公共属性与当前的中心化利润驱动平台模型产生冲突。

有证据表明,Web2 中的中心化社交媒体平台正在扼杀第三方的创新,并已经触及其自身用户和利润增长的天花板。对于新的建设者和巨头本身来说,去中心化是最理想的出路。目睹 Web3 技术(区块链、密码学、P2P 网络)如何动摇全球经济秩序,让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在Web3会改变社交平台的格局,并建立新秩序。

理解并参与到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历史性运动中,将使我们——建设者、投资者和网络公民——对于变革和未来更加敏锐,且能够参与和置身其中。

社交网络的核心:为信息交流和人际互动提供数字公共基础设施

每一代网络都激发了网络公民共享信息的创新和原生方式,但也有其自身的缺陷。

Web1 是关于去中心化和社区管理的开放协议。大部分价值累积到网络边缘——用户和建设者。网络公民只要知道如何托管服务器和建立网站,就可以自由地公开分享信息。在《网络空间独立宣言》中,互联网是一个无国界的理想主义和激进个人主义盛行的地方。然而,Web1 并没有在线上提供一个反映和增强“在线社交关系”的空间。因此,Web1 的网络被塑造成多对多公共广播。内容的分发渠道也更加分散,使得大规模的公共辩论更加困难。

我们如今所知道的社交网络,即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所谓的 Web2 巨头,解决了上一个时代缺乏思想交流的公共空间的问题。通过一个中心化的平台,物理世界中的社会关系和对话开始在网络世界蔓延。

虽然社交媒体平台充当公民话语和政府审查的公共论坛——类似于网络时代的雅典 Ekklesia(注:公民大会),但矛盾的是,这些平台归私人公司所有——由马克·扎克伯格等人领导的大公司建造城堡以保护隐私的名义。用户被困在封建城邦中,采取“用户”思维,削弱了互联网赋予的人们的能动性。当“网民”成为“用户”时,我们逐渐从“网民”变成扎克伯格的数据。我们从公共广场被引诱进封闭的社交媒体城堡,Web2 的社交网络形态越来越疏离和扭曲。

Web2 社交网络类似于过去技术革命带来的任何其他中间形式,其中私营公司充当公共设施的提供者。为了从这种模式中获利,这些私有化的社交网络有两种赚钱方式:1. 从广告商那里收取租金;2. 利用监管套利,支持某些政治风向,通过算法审查和扭曲信息流。

这是最终的困境:随着社交网络开始受到商业利益和政治压力的诱惑,它们作为公共服务提供者的效率越来越低。但如果他们违背了他们的社团主义利益,资本市场就会以股价暴跌来惩罚他们。

当 Web2 的社交网络作为公共论坛失败时,那么前进的道路是什么?

在中美两国的 Web2 技术生态系统中,人们都试图从内部进行改革,但很少成功。我们已经看到 RSS 订阅的衰落,以及 Facebook 如何以隐私的名义打压友好社交浏览器(Friendly Social Browser),同时不恰当地使用Cambridge Analytica处理其数据。在中国,腾讯QQ之上的第三方扩展开发者甚至面临牢狱之灾。这些只是第三方开发者在中心化平台上被扼杀的创新的冰山一角。从根本上说,Web2 社交网络无法将其盈利需求和降低监管风险与建立在其商业管辖范围之外的新应用程序所创造的价值和社会影响相协调。他们选择作为一个有竞争力的商业实体生存,而不是成为对更广泛的生态系统有益的东西。

随着开发者和普通网民觉醒并重新获得他们的网络公民身份,在成熟的去中心化加密经济和日益广泛的意识形态共识的支持下,挑战中心化社交网络——现在是时候颠覆了。

鉴于 Web2 平台未能成为公共论坛提供者,我们看到了两条前进的道路:

image

  1. Web3 原生协议和应用程序改变现有的社交网络秩序。使用密码学和区块链,我们正在见证 RSS 订阅的复兴,它在 RSS3 之上构建了增​​强的可用性,以及用户如何使用诸如 Mask Network 之类的顶级 Web3 层在 Twitter 上进行隐私通信和交易。对社交图谱和社交互动的洞察不再被围墙花园所垄断,因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 DApp 建立在开源 Lens 协议、RSS3 和 Cyber​​ Connect 之上。我们对 Web 3 社交网络的愿景将把 Web 1 的协议优先去中心化治理精神与我们喜爱的 Web2 增强的可用性和社交元素结合起来。
  2. 当前的社交网络巨头反思自我,审视过去的错误,重新思考和整改商业模式以及与用户的关系。我们认为 Twitter 和 Telegram 等 Web2 网络是这方面的积极分子。埃隆·马斯克与 Twitter 达成 440 亿美元的交易并承诺改变 Twitter,能让我们开启一个激进的思想实验:想象一下 Twitter 未来的商业价值不是通过其作为私人公司的损益来衡量,而是作为由 Web3 协议支持并允许更多协议访问其开放 API 的最强大的社交网络生态系统。Telegram 正在引领潮流,并且已经迎来了数十个第三方应用程序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Twitter 和 Telegram 将接近成为一个开放和公正的公共论坛基础设施提供商——这正是社交网络的本意。事实上,今天与 Web3 相关的讨论和新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很大一部分实际上是在 Twitter 上进行的。不管未来十年谁将拥有Twitter,我们希望它的所有者能够认识到Twitter的这种趋势,并考虑它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和生态系统提供商的潜力。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

在 Web3 时代,社交网络仍然扮演着思想市场和公共论坛的角色。Web3 革命是文化、金融和社会的,这场革命的影响将渗透到网络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从这个角度看,革命的前提条件都具备了:

缺失的拼图是网络公民聚集和参与公共话语的新基础设施和生态系统。如今,大多数人在很大程度上都在使用 Web2 通信技术栈(Discord、Twitter、Telegram、Google)来这样做,但 Web2 社交网络的各种限制将不可避免地让早期的 Web3 采用者感到受限并呼吁改变。

同时,我们不想放弃 Web2 社交媒体的价值和重要性。Web2社交网络的平台效应可以放大声音,动员海量行动。由于这种效应,Web3 革命正在如野火般蔓延。数字公民也已经习惯于每天使用社交网络分享和接收信息,将社交媒体建立为网络社会运作的基础设施。Web3 社交网络的目标不是构建 Web2 巨头的区块链复制品,而是使用创新的设计和技术来对抗 Web2 的中心化和垄断行为,将平台上的信息和数字身份权夺回给网民。

从新的金融体系到新的文化符号,再到劳动力组织,Web3 革命就在这里。这些前提条件为渴望自由和自治的 Web3 公民建立了一个开放、透明和公正的公共论坛和信息市场,不受政治干预。现在,这场革命的最新阶段是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

“去中心化系统中的参与者更难串通,从而以牺牲其他参与者的利益而使他们受益的方式行事。”

——Vitalik Buterin,2017

“我每次都会选择自由而不是舒适。”

——乔治·RR·马丁




官方网站

https://dimension.im

产品

https://mask.io

https://tessercube.com

社交平台

Github https://github.com/DimensionDev

Twitter https://twitter.com/realMaskNetwork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masknetwork

Discord https://discord.com/invite/cKGW45g

Telegram (English) https://t.me/maskbook_group

Telegram (中文) https://t.me/masknetwork_cn

分享